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资讯

念 及 她 名

[日期:2012-07-03] 来源:6165金沙总站  金沙澳门总站6165.com:悦公子 [字体: ]
资讯内广告

    夏至春去,我竟还喜在这个落英缤纷的时节淡淡品味林徽因的一生,亦如每年的这个时候……

关于她,人们有太多美誉了:她是美女、才女;人们说,她是让徐志摩钟爱一生的女人;也因为她,哲学家金岳霖终生未娶;她是建筑师、诗人,即使在她去世以后,身前丈夫梁思成的续弦也这样赞美她:“当你和她接触时,感受到的是她带给你的美和强大的生命力,我几乎像恋人似的对她着迷”……

她生命中的经历颇带传奇,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则是她与徐志摩的情感纠葛了吧。很多人愿意相信他们之间的关系带有爱情的浪漫色彩——十六岁的林徽因随父游学伦敦,恰遇风华正茂的徐志摩,在这一个滋养了雪莱、拜伦这些浪漫派诗人情怀的地方,正处情窦初开年龄的她很难令人相信会理智的面对来自一个有妇之夫,骨子里却开放自由的年轻诗人的热烈虔诚的追求——所以喜于对这一段往事浓墨重彩。窃以为事实并非如此,相信他们之间有爱情的人忽略了一个重要细节,即林徽因的成长环境。她自小聪慧可人,在同辈的孩子中最为受宠,父亲更视之掌上明珠,悉心培养。然而林的母亲却是旧式作坊家的女儿,脾气任性又目不识丁,自然得不到其父林长民——一个叱咤风云的倜傥之士——的喜爱。所以林徽因纵然得宠,其母遭遗弃也注定给她的心理蒙上阴影。冷落的后院,使早熟的她已能体会人情冷暖和世态炎凉。虽是十六岁的年龄,从旧式教育环境下成长出来已能理解并笃信婚姻的独立和忠诚,所以她怎能容许自己对一个有妇之夫产生超出友谊的情愫,又怎能忍心看到徐的原配张幼仪因为她而重蹈母亲弃妇生活的覆辙?这从林徽因之子梁从戒的回忆录中就可以找到答案:“母亲后来说过,那时,像她这么一个在旧伦理教育熏陶下长大的姑娘,竟会像有人传说的那样去同一个比自己大八九岁的已婚男子谈恋爱,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而另一方面,林徽因并没有因循伦理而固执守旧。之所以拒绝徐的求爱,还源于她理智的认清到两人在思想上、情感上的不对等。在散文《蛛丝与梅花》中她这样写到那时的心情:“十六岁的感情,不是恋爱,是未恋”。痴情的徐志摩在挚爱女子的面前其实充当的是一个关于艺术与文学的引导者的角色。他没有唤起她对两人爱情的幻想,却在无意中为她开启了艺术与文学这座殿堂的大门。诗意慢慢浸透到了她的整个生命,为她日后倾注终生心血的建筑事业带去了灵动与美感。她感激并欣赏徐志摩,视之为兄长、老师、一生难遇的知己,但终究没能爱上他;她爱文学,爱艺术,但最爱的还是建筑,她在建筑上的理想只有和志同道合的梁思成在一起才能实现,而这恰恰是徐志摩所无法给予的。林徽因在之后写给胡适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志摩爱的并不是真正的我,而是他用诗人的浪漫情绪勾勒出来的一个林徽因,而我其实并不是那样”。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女孩而言,能沉着看清这一层关系实属不易。早熟的她理解自己,也更懂志摩。
   
林徽因与梁思成是典型的门当户对、才子佳人的结合。虽年幼时,两家就已定秦晋之好,但开明的长辈还是给两个年轻人更多自由与选择的空间。梁启超这样对梁思成说“由我留心观察看定一个人,给你们先容,最后的决定在你们自己,我想这真是理想的婚姻制度。”两个年轻人真正开始恋爱是始于林徽因从英回国以后,那时梁思成正在清华学习雕塑,据他的第二任妻子林洙回忆,“梁思成曾说‘我当时连建筑是什么还不知道,徽因告诉我,那是包括艺术和工程技术为一体的科学。因为我喜爱绘画,所以我也选择了这个专业’”。两人在建筑上的成就是相得益彰的:林的思维活跃,富于创造力,构图时不断有奇思妙想,也正因此常常难以落于实践,这时不得不请思维缜密的梁思成过来帮忙;梁以其理性科学、精湛敏锐的洞察力能瞬间明白林的用意,再以他准确漂亮的绘图功夫,很短的时间就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草图变成一张清晰整齐的作品;而梁思成的文稿,画作,定稿之前也少不了林徽因的润色,两人在事业上的取长补短,足见琴瑟相合。
   
而梁思成在面对金岳霖——另一个挚爱林徽因的男人时,更彰显其包容与豁达的君子之风。一次野外考察回来,林徽因哭丧着脸对他说,她同时爱上了金岳霖,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据他回忆,林说话的神情,一点不像妻子对丈夫,却像个小妹妹请求大哥哥拿主意,这也使倍感痛楚的他感到了一丝信任的欣慰。一夜的痛苦挣扎,他将自己、徽因、老金反复放在天平上衡量,最终的思索结果是“自己缺少老金那样哲学家的头脑,我认为自己不如老金”,所以第二天慎重表态,林徽因是自由的,如果她选择老金,自己就真诚祝愿他们永远幸福。夫妇俩这时都流泪了,泪水中包容了同一的感怀与理解。当林徽因将这段话转述给金岳霖时,金俯首长叹,“看来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不能去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我应当退出”。真的,在爱情的世界里没有谁对谁错,情感的驰骋大可逃离理性的控制与羁绊,但难就难在是否舍得下自身的得失,为爱者考虑。林、梁、金三人面对感情,都是率性、毫不做作的人,更难得梁公与金君剔厉自省的同时,再施博爱于他人。金最终潇洒退出,并终身未娶,与梁家毗邻而居,再不提自己对林的幻想,却心有灵犀的保持着与林徽因柏拉图式的灵魂契合。同时,他与梁林夫妇终身不渝的友谊也成就文坛上的一段佳话,而这一切终究源于梁思成超凡脱俗的包容之心,所谓圣人情怀,想也不过是这般了吧!
   
林徽因短短五十多年的生命因为这三个男人至死不渝的追随而熠熠生辉。在她去世若干年以后,有一天金岳霖突然宴请宾客,人们不解,良久,金岳霖才默默念叨:“……今天,是徽因的生日……”,席间顿时一片沉默——人们沉默在对这一风华绝代的女子一生的回忆中,沉默在曾经那些风一样的男人甘心付出给她的永不幻灭的痴情中,沉默在这个人如其诗的女子执笔写下过的诗句中——“如果我的心是一朵莲花,正中擎出一支点亮的蜡,荧荧虽则单是那一剪光,我也要它骄傲的捧出辉煌…”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hynews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